大众日报:枫桥经验”的泰安实践:推行“一元主导多元化解”机制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6日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8月31日上午9点,在肥城市老城街道人民调解室里,一场由来自司法、检察、公安、国土等十几个部门的负责人参加的人民调解联席会正在举行。

  “你可别小看这个联席会,关键时候能派上大用场。”街道党工委副书记朱刚说。在去年中央环保督察期间,老城需要在短期内关停或搬迁禁养区内50家养殖户。时间紧、任务重,矛盾纠纷随时可能爆发,单靠社区、村居和单个部门的力量根本解决不了。

  面对艰巨的调解任务,老城街道党工委牵头,通过召开联席会,成立了以政法委员为组长,社区书记、环保、司法等九个部门主任组成的矛盾调解攻坚小组,仅用一个多月,就将50家养殖户顺利关停或转产。目前,像这样的联席会,他们每月召开一次。

  这是泰安创新实施的矛盾纠纷“一元主导多元化解”机制中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伴随矛盾纠纷高发多发,涉及领域广、排查调处难等问题,仅凭某一级或某几个部门已经无法解决。

  2016年,泰安市审时度势,研究并通过了《关于完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了各级党委承担矛盾调解的“一元”主体责任,着力破解“多元”主体下化解矛盾力量分散、合力不强瓶颈性问题,为“一元主导多元化解”机制作出了顶层设计。

  “发挥党的领导政治优势,市、县层面统筹抓总,乡镇、街道整合力量,村居、社区源头预防,强化一体协同、协调对接,将各级各部门、单位及各类调解组织,紧紧团结在一起,形成矛盾调解工作合力,起到了事半功倍的良好效果。”泰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郭德文说。

  这一点,身为岱岳区满庄镇司法所所长的赵汉举深有体会。今年1月,他负责一起陈年老案的调解工作。

  当事人王某声称自己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期间,不仅自费交了保险,还为村集体垫付了部分钱款,要求政府赔偿80余万元。王某一连上访12年,光材料就装了两大布袋。正当调解处于焦灼之时,满庄镇党委副书记田运军主动找到赵汉举,专门就此案召开了联席会议。

  “当时田书记就说,你要谁,我给你派谁。”赵汉举说,最后他选了包括财政所在内的三个人,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这起上访案被成功化解。

  事后,赵汉举感慨道,“过去主要靠司法所单个调,现在是党委政府带领各部门帮你调,‘单兵’变‘集团’,矛调有了‘主心骨’,我们调解也更有底气。”

  从前年开始,泰安将基层司法所作为整合综治、信访、维稳等基层矛盾化解力量的工作平台,先后投入8500万元,进行司法所规范化建设。

  截至2016年底,泰安基层司法所已全部达到省级规范标准,这为矛盾纠纷“一元主导多元化解”提供了强有力支撑。

  记者了解到,为将信息技术广泛应用在人民调解中,宁阳县磁窑司法所开通了全县首个“网上视频调解室”,将律师事务所、法律援助中心、调解中心搬上了“虚拟空间”,不仅解决了基层因律师队伍人员不足、水平有限造成的调解难题,还减少了群众跑腿次数,缩短了办理时限。

  “我们一次性投入3500余万元,在市、县、乡三级建成99个视频调解中心,实现对调解全过程的实时研判、现场指导、远程调解、综合调处,群众不跑腿就能直接与市、县、乡工作人员见面,提升了效能、增加了互信。”市司法局局长高建明告诉记者。

  目前,泰安已在全市建立了集受理登记、交办流转、承办结案等功能于一体的网络信息平台,开展网上受理、网上协商等方式,不断推动矛盾纠纷在网上解决。仅去年,全市受理、办理“网上信访”案件就达6283件,占信访总量的63.85%,是全省占比最高的地市之一。

  如今,在统筹推进下,全市矛盾多元化解水平进一步提升,一方面不断完善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节联动工作体系;另一方面在交通、卫生、国土等领域建立行业性调解组织,形成化解矛盾纠纷、解决群众利益诉求的整体合力。

  泰安通过推行“一元主导多元化解”矛盾纠纷解决机制,民意诉求渠道进一步畅通,各类矛盾问题得到及时有效解决,切实打通“最后一公里”,是新时代“枫桥经验”在山东新的实践和探索。近年来,矛盾化解成功率始终保持在98%以上,真正实现了“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