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酸枣--我的公证故事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7日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下午刚进办公室,隔壁办公室的小李拎一包西走到我面前神秘地:王姐,上午你不在,有人你送礼来了。我打——映入眼的是一颗颗鲜艳红酸枣。哦,是她。我打窗子,绪飞回到五年前那寒冷的冬天。

那年的冬天特冷,冷得透,冷得人心都像了一冰。在那西北碎雪花横冲直撞的早上,我公室,女人站在口。她穿得很薄,身缩着,特球鞋面那双没有穿袜子人看了心直冒寒。她在那不停地走,加快血液的流,以抵抗寒冷的侵。她是来办的。我把她让进公室?她我想改名。音因寒冷略显擅抖。看她的年有四十几岁,心想,这么大年改名?是我要改名字?,就是想改。她眼睛盯自己的面固。我看看她笑了笑好吧,把材料我看看。是那个姿势,那,依然用那没带材料,今天是想问问需要什材料,明天再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把所需要的材料告了她。她站起身朝我鞠了躬,声谢谢身就走。到了口又回身我:要多少”“二百元。我告

第二天上午,她果然又,还领两个几岁的女孩子。她的色看上去也比昨天白了多。她把材料放到了桌上,告我她娘仨的名字一起改,孩子都改她姓。孩子改名要征得父的同意。。她眼圈一孩子的爹没了有再,因在材料面我看到了死亡明。

我按照法律程序给理完了手她交费。衣服面的口袋掏出了皱皱巴巴的二百钱递给我。

人都改,需要六百元。

……我只有,你看能不能……她著急地说着,原本有血色的脸显得更加白了。我两个孩子通一下跪在了我面前哭著阿姨,你就把名字改了吧,不然我就分不到地,没有房子住……真的没有钱钱还是俺娘今天早上换来的。

我的心一,急忙把孩子扶起来说回事,慢慢讲”。泪水地向我述了一切。她的父是抗美援朝烈士,按照定烈士的代可以享受政府补贴,但那点补贴她那黑心的叔叔吞了……她的生活强过得去,知天有不测风云,她的丈夫因病突然去世了。公婆嫌胎都生了女孩,出家奈她带着两个年幼的女,白天到有公道,夜晚只好睡在了能分到地,她不知跑了多少路,了多少,求了多少人,最得到的答是:要想分地,孩子要改她的姓。她真是心力交瘁,感到了世事的艰难……自己一切,她意要自己的名字由王秀王秀

了她的述,我的心在抖,在流。道德的沦丧,愚昧的蔓延,我感到一深深的悲哀。看她手中那十元,我仿佛看到了正她血管里缓缓流出的殷的血液。我努力克制著即流出的水,们办理了法律援助手,免收了一切用。然後我急忙回家找了件毛衣,悄悄在一件毛衣的口袋放了二百元一起送了她。我告她一定要孩子好好上,用知自己的命

领着两个孩子,朝我深深地鞠了三躬,眼泪顺着苍白的脸颊流淌。看去背影,我隐约间学得王秀那倔的身,就像那寒中傲然挺立的一棵

事隔一月,她又一次到了我的公室。她的色看上去好了,脸上也有了得的笑容。她告诉,她分到地了,也有了自己的家,然破,但竟是自己的,她说多亏我给的200元钱,让她购置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孩子学习也用功,成很好。说着那破的手提包掏出了一袋,手捧到我面前小俺娘仨想感你,可是家么东西也有,只有这包酸枣,是秋天的时候从山上一颗颗摘的,你一定要收下,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欢吃,但这是我们的心意。”

按规定,不能收当事人的礼物,并且我不喜欢吃酸枣,而且这些酸枣有的已经干了,有的已经坏了,如果是在自己家里,早就把它当垃圾丢掉了,但是这饱含着她们一片真情的酸枣和她企盼人间真爱的目光,让我无法拒绝,我忙说:“谢谢,我最喜欢吃酸枣了,在集市上还买不到呢。”

听了我的话,她眼睛一亮,急切地问:“真的?“我认真地点点头。她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连声说:“愿意吃就好。”

她走后,我挑出一颗勉强还可以吃的红酸枣放进了嘴里,慢慢地说,细细地品。酸枣又苦又涩,就像王秀难艰难的人生。

此,每年的秋天我都收到新红酸枣,五年来从间断。酸个儿越大,味道越越美。而王秀一家的生活用她的话说,就像这红酸枣,打著滚儿越好了。可她却从不知道初我是一句谎话。今年的更大,好似了一层胭脂,红鲜可人。放里细细地嚼,我品出了一种蕴满了真情的香甜。

在人的心目中是很平凡的,它盈的身,也华丽的外表,它从来有被人重视过;它不在乎生存境,在、山崖上、石缝里受狂暴雨,寒烈日,却从不屈服,从不,依然顽强地生长着。王秀难这个普通的村女人,不正像平凡的,柔弱的外表下有一不曾有的永都不向命坚韧顽强吗?我默默地为这个女人祝福,们这种特殊的友情,也像样纯朴洁净,美

                            新泰市公证处 王春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