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故认定有异议申请复核 人民调解指迷津圆满化解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0日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案情介绍】

201851317时许,张某驾驶小型轿车由东向西行驶至某路口左转弯时,与杨某驾驶普通二轮摩托车由南向北行驶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杨某与乘坐人韦某受伤,两车不同程度损坏。

公安交警部门认定:张某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第三项“机动车通过没有交通信号控制也没有交通警察指挥的交叉路口,除应当遵守第五十一条第(二)项、第(三)项”的规定外,还应当遵守“转弯的机动车让直行的车辆先行”之规定,应负事故全部责任;杨某及韦某无责任。

事故发生后,双方当事人因赔偿发生纠纷,杨某认为“张某在事故发生后将其拖行”的行为属交通肇事逃逸,事故认定部门未认定其逃逸行为。遂向上一级公安交警部门申请复核,要求追究张某逃逸责任,并为此到省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上访。

这起事故成因并不复杂,公安交警部门对事故责任认定并无不当,但杨某片面夸大“张某在事故发生后将其拖行”的客观事实,导致事故难以处理。上一级公安交警部门为圆满解决纠纷,息访止诉,引导双方当事人先行人民调解。

【调解过程】

杨某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泰安市道路交通事故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人员热情接待了他,向他详细介绍了人民调解的职能,然后认真听取了杨某对事故的陈述和有关诉求。

杨某陈述:对该起事故中方当事人承担全部责任无异议,但未表述“张某在事故发生后将我拖行”这一事实,这是我申请复议的主要理由。我通过主张这一事实,要求追究张某的逃逸行为并进行处罚,且依据这一事实在赔偿治疗费、误工费、陪护费等费用的基础上再赔偿精神损害费2万元,否则会继续到上级机关反映情况,直至把张某告上法庭。

调解员听取杨某的陈述后认为,公安交警部门对事故的认定和适用法律准确,而当事人对事故定性和“张某在事故发生后将其拖行”未在事故认定中表述存在误解,有一定的片面性。

调解员感到,调解该事故的重点应帮助当事人厘清四个关系:一是事故成因与拖行的因果关系。交警认定张某违反交通法规导致杨某、韦某受到伤害是事故发生的原因,应承担全部责任。对杨某的拖行是发生在事故之后,未造成伤情加重,且已经将车辆停在现场,与事故成因不存在因果关系。二是赔偿责任与拖行行为赔偿的关系。赔偿责任是事故肇事方根据事故应承担的责任进行的赔偿,赔偿包括保险理赔和自行承担两部分,也就是保险理赔后剩余部分由张某再进行赔偿,杨某必须提供相关证据。杨某、韦某以“拖行”为由要求的赔偿,因拖行未给其造成二次伤害属于重复赔偿,与法无据,不应支持。三是精神损害赔偿与拖行赔偿的关系。精神损害赔偿是根据给受害人造成的伤害程度给予的赔偿,拖行如对受害人未造成伤害不应赔偿。本次事故对杨某和韦某的伤害程度未达到精神损害赔偿的标准,不应得到精神损害赔偿。张某的“拖行行为”确使杨某和韦某非常气愤,但以此要求2万元的精神损害赔偿是不妥当的,可通过调解促其双方相互谅解,给予适当的补偿。这种补偿既是对张某不当行为的处罚,也是对杨某的精神抚慰。四是事故认定与复核的关系。事故认定与复核是处理道路交通事故的程序规定,二者相互关联。即对事故认定有异议的可以申请复核,但复核不一定撤销事故认定。复核期间进行调解,可以帮助当事人主张权利,选择事故处理方式,更好地化解纠纷,达到息访止诉的效果。

根据这四个关系,调解员以情、以理、以法开导和劝解。首先肯定其申请复议符合程序规定,提出的赔偿要求是客观的、可以理解。但在未作出复核结论之前,到上一级机关上访,未免有点操之过急。希望杨某依据法律规定提出合理的赔偿要求,不宜超过法律底线,否则达不到理想的赔偿效果。入情入理的劝解,稳定了杨某的情绪,遏制了矛盾纠纷的发展。杨某表示再重新考虑处理事故的方式,从实际出发,力争达到最好的效果。

调解效果初见端倪,走出了第一步。随之,调解员邀事故肇事方张某调解,并转达了杨某的诉求。

张某陈述了发生事故的经过,重点表述了对杨某拖行的原因是在事故发生后,杨某情绪激动,在相互争辩过程中,杨某欲动手打人,不得已才开车离开,杨某抓住车门,缓行几十米,导致问题的发生。杨某以此为由要求赔偿2万元确实难以接受,其他赔偿要求,只要证据充分,我会积极赔偿,以期事故圆满解决。

听完张某的陈述,调解员帮他厘清“责任赔偿和拖行赔偿”的关系,向张某讲清“杨某提出的赔偿要求,只要不越矩法律规定、证据确实充分是必须赔偿的,理赔不足部分应自行承担,拖行不当行为已给杨某造成的伤害是要付出代价的”调解观点,张某晓之以理,表示接受。

在对双方单独沟通和开导的基础上,调解员组织双方进行了第一次面对面的调解。尽管有了认知的基础,但整个调解过程仍反反复复、曲曲折折,统一中有分歧,分歧中有共识,杨某仍以“不满足要求就要诉讼”的态度固执坚持,调解在艰难中进行。

调解尽管进行的艰难,但调解员发现,每次调解都有进展,当事人在每次调解中的认知能力都有改变和提高,而且双方当事人也认为调解是解决他们纠纷的最佳方式,寄希望于通过调解得到圆满解决,并多次通过电话表示调解的愿望和让步的姿态。调解员感到,双方当事人都有调解的愿望而且很迫切,由此看到了希望、树立了信心,认为只要不懈努力,不断改进调解的方式方法,这起事故纠纷能以圆满化解。

调解在艰难中逐步推进,经过4次调解过程,问题集中在“误工费超出3500元税额无依据的部分和拖行赔偿”两个方面。但每次调解杨某逐步让步、逐次降低,赔偿要求也由初衷的4.1万元降到3.8万元又降到3.5万元。调解员感到双方都有解决问题的诚意,认为调解时机成熟,向双方当事人提出了调解方案,以3.4万元达成了调解协议。

【调解结果】

张某赔偿杨某、韦某治疗费、误工费、住院生活补助费、陪护费、交通费等共计人民币3.4万元整,杨某撤销了复议申请,双方到法院办理了解除财产保全手续,事故纠纷圆满解决,双方握手言和。

【案例点评】

本事故发生的成因并不复杂,赔偿数额也不高,但由于双方当事人对法律的认知度存有误解,致使赔偿产生争议,僵持不下,欲行诉讼。调解员坚持不懈,帮助当事人重点厘清法律关系,以情、以理、以法耐心劝导,解惑释疑,指点迷津,最终使当事人从误区中走了出来,化干戈为玉帛,事故纠纷圆满化解,充分体现了人民调解止纷息争的积极作用。